时时彩怎样买才能稳赚:艾伦:我的风格,就是认认真真地胡说八道

2018-03-16 08:36:04  新京报  新华网  参与评论()人

他是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里面的傻大个大春,电影《情圣》里面智商堪忧的艾木……直到去年,在国庆档票房冠军、喜剧电影《羞羞的铁拳》里,他终于当上了男主角,并凭借“一身肌肉”赢得了众多女粉丝的心。

在北京电影学院老师眼中,艾伦是一个“没有特点”的演员;作为开心麻花的元老级成员,他也不算是最早被推举出来的那一个;私下里的他,有点腼腆和内向,偶尔小幽默,他说,也都是后天才练就出来的。

好在艾伦天生就有喜剧人必备的素质之一——不好面子。当年,他就是靠着“实在”,穿着秋裤参加了北电三试的形体考试,打动了老师,收他入学。大学毕业后,参演过《搭错车》《京华烟云》等电视剧,但基本上都是打酱油的角色,直到登上小剧场的舞台,他才开始演起喜剧,并一路走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。

  艾伦在《羞羞的铁拳》里小露身材。

1 小学时,看遍店里所有录像带

艾伦至今都记得自己第一次上台表演时的场景,“我爷爷奶奶是北京第九核研究部的员工,大院里每年过年都办联欢会,那年我们全家集体出动,在台上演奏了一段,我爸弹吉他,我弹电子琴,爷爷摇沙锤,奶奶敲三角铁。”只有四岁的艾伦,那个时候并不懂得上台表演意味着什么,但对于那种备受瞩目的感觉,记忆犹新。“听到那些掌声,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”

3岁时,艾伦就开始学习电子琴,“后来学钢琴,再后来学唱歌。”

受到第一次演出的启蒙,艾伦关注起了“表演”,“我小学时特喜欢看电视剧、电影。课余生活除了和小朋友们玩,就是去租录像带。”每到放假,他都会缠着父母给他办一张录像带租借卡,店里所有的录像带他都看过,“无论是战争片、灾难片还是恐怖片。记得那会儿看了《大话西游》,第一遍,没看懂,我就租了一个礼拜,天天看。”

  自认并不幽默的艾伦,却是个行走的“表情包”。

2 进艺校,爸妈借钱交赞助费

初中毕业后,艾伦选择了提前招生,“那会儿的学习成绩也确实达不到重点高中的标准。”某天,艺校的老师到艾伦所在班级挑选学生,老师说,谁想考艺术类院校,可以下课去找她。“我那会也不懂什么叫艺术类院校,只知道高中、大学,我家也没有一个是干这行的,几乎都是工人、会计。”好奇的艾伦找到老师,对方告诉他这是表演专业,“就给了我一份招生简章,说感兴趣可以去考试。”

让艾伦庆幸的是,家里人并没有阻止他考艺校,“而且还是我爸、我妈、我姑,好多人带着我去考的。因为我在家排行老大,小时候又比现在好看,院里提起老艾家那个胖小子,大家都知道,又会弹钢琴,都觉得我可以往这方面发展,所以全家人特重视。我当时还想,肯定考不上,就会弹个钢琴,人家考的可是表演。”

没想到这一考,艾伦被录取了。“但学校要交赞助费,3万块,我爸妈工资很少,买钢琴的钱都是借的。结果我爸说,钱给你借够了。”

就这样,艾伦学起了表演。“上了四年,学的是戏剧表演,教我们的都是中戏教授级的老师。”

  自认并不幽默的艾伦,却是个行走的“表情包”。

3 上北电,考了两年全靠“命好”

四年艺校生活结束后,艾伦听老师说,想干这一行还需要上高等艺术类学校,“我到那个时候才知道,原来还有这样的大学,所以第一年中戏和北电我都报考了,果不其然没考上。”中戏,艾伦是考到三试被刷掉的,他自认为是因为个头太高了。北电倒是考过了,结果,因为高中上的是艺术类院校,文化课落得太多,没够录取分数线。

“说起来真是一件挺丢人的事。别人和我说,可以复读一年再考,我就报了一个文化课补习班,然后,踏踏实实地又玩了一年,也没怎么学。”第二年,艾伦再次报考中戏、北电,“文化课比前一年大概涨了10分,正好卡在录取分数线上,以全北电文化课倒数第二的成绩考入了表演系。其实当时因为扩招,分数线往下拉了20分,正好让我赶上。”

  自认并不幽默的艾伦,却是个行走的“表情包”。

4 太老实,穿秋裤参加形体考试

考进北京电影学院,还有一段有趣的插曲,“考试那天,我们班主任就在现场,看哪个孩子有前途,就招入自己的班。口试环节,要一个个进去和老师交流,看考生的性格,包括对表演的理解和想法。这和你之前学没学过表演、表演功底有多深都没关系。”

入学后,班主任给艾伦的定性就是——“没特点”,并预言将来不是特别了解艾伦的导演是不敢用他的,因为他没长一张坏人的脸,也没长一张好人的脸。不理解老师这番评价的他,特意找去问了个究竟,“我说,老师你是不是招错了。老师说没有,说我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踏实、朴实。”因为,三试的时候,要求考生必须穿紧身的形体裤参加,这样才可以看清考生的形体状况,“我没有形体裤,就穿着运动裤去了,老师说你这个不行,不够紧。”艾伦心里盘算着现去买形体裤也来不及了,跟别人借又不现实,于是就穿着秋裤去考的,“我秋裤紧啊”。“结果,所有人都是穿着形体裤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,只有我穿着一条浅蓝色秋裤。我记得特清楚,还要表演劈叉什么的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估计,那会儿就给老师留下了朴实的印象。”

  自认并不幽默的艾伦,却是个行走的“表情包”。

5 跑龙套,词多时一天能挣二百

虽然艾伦没把心思放在文化课上,但对于表演,他一直很用心,高中上艺校时都是专业课课代表,“我很喜欢表演,每次交作业,全班一共交上来十五六个,我就占四五个。大学期间也是,别看我傻,但是我很用功。有时候汇报表演前,会排练好几宿,觉都不睡。”

毕业后,“老师说:拿着你们的资料去跑组吧。”

那个时候,艾伦在很多电视剧中演过小角色,“说白了就是龙套,只不过我们有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证,别显得我们太惨,给我们打的是特约演员,也就是好一点的群演。因为是科班出身,人家觉得你稍微会演一点,就给你个带半句词的(角色)。挣的比普通群演多点,普通的二三十块钱一天,我是一百一天,词多点有时二百。”

艾伦说,这个圈子都是朋友拉朋友,“一个班,有一个人出来了,就会带着其他同学一起出来。”

演员李健是艾伦的同班同学,他带艾伦跑了不少组,“洗照片,印简历,当年就那么点零花钱,一下就洗50张照片。有次,李健带我见组,问我会不会轮滑,不会也得说会,进了组再学。人家问李健多高,他其实1米75,非说自己1米8,接着又问我多高,我当时没现在高,大概1米82,但是我俩站一块,我比李健高半头,人家就说,你是不是撒谎了。”

  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

6 话很少,从没觉得自己幽默

跑组跑了两年,一次机缘,艾伦进了小剧场演话剧。

“我有一个师弟,叫大鬼,当时跟大魔(开心麻花导演)齐名,组了个大魔大鬼的魔鬼组合,出来做话剧,叫《满城全是金字塔》,在小剧场的话剧圈里还挺有名的,那会很少有人做喜剧类的话剧,先锋剧比较多。”

突然有一个这样的话剧剧组想要见见艾伦,在他看来,无非就是多跑一个话剧组,“我就拿着简历照片去了,在人艺的小剧场见的面。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戏剧。”

艾伦从没觉得自己是个幽默的人,反而是那种不太善于与陌生人交流的人,“话很少,我喜欢在暗地里观察。平时也不会跟人斗嘴皮子。”他也纳闷,“为什么人家就觉得我能演喜剧呢?”但以他的性格,即便是遇到了困难,好不容易接到个活儿,也不能临阵退缩。

“有一段时期真的挺难的,没接触过戏剧,不懂技巧,导演又是我师弟,我也不能跟他说我不会演。就铆着劲儿,把这事磕下来。后来我想明白了,我只要认认真真胡说八道就可以了,也算是误打误撞摸到了自己的门道,而且还得到了导演的认可,觉得有我的风格。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风格,我就知道,这个活儿我接下来了,没黄。”

《满城全是金字塔》艾伦一演就是两三年。后来大魔做开心麻花的第一部话剧时,找到艾伦出演其中的一个角色。就这样,2006年艾伦加入了开心麻花。

  电影《情圣》

新鲜问答

新京报:官方身高1.87米,长这么高,随谁?

艾伦:我爸1.78米在当年也算是挺高的了,我妈1.6米。我觉得我能长这么高,跟我初中打篮球有关,那会只要一下课,就奔操场,中午吃饭都是拿着盒饭去操场吃,吃完饭接着打。

新京报:学校里爱打篮球的男生,很容易成为风云人物,你是吗?

艾伦:说实话,我还真不是。因为我干什么事都特专注,打球就是打球,看女孩就是看女孩。

  艾伦说长这么高,就是因为小时候总打篮球。

新京报:所以,那个时候你觉得自己帅吗?

艾伦:我从不觉得自己帅。就像进入这一行后,好多人说我可以去演演偶像剧,我觉得我演不了,还是靠实力说话吧。

新京报:生活中,你说你是个很腼腆的人?这和我们认识的艾伦,反差很大啊?

艾伦:我很庆幸我是这样的一种性格,才会走到今天。因为我把和人聊天的时间都用来观察生活的细节了,我特喜欢观察人,每次跟人交流前,都会先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,他的心理活动,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。他们都说我是慢热型演员,其实我知道慢热对于演艺圈来说不是什么好事,因为做节目或者表演,要迅速进入状态。

新京报:这几年的《夏洛特烦恼》《情圣》《羞羞的铁拳》,从男配角变成了男主角,但想过为什么总让你演智商堪忧的角色吗?

艾伦:我先解释一下,是因为《夏洛特烦恼》才有了《情圣》,导演是看了“夏洛”才觉得我更适合《情圣》里面的角色。拍《夏洛特烦恼》的时候,我问过大魔(导演)为什么让我演这样的角色,因为话剧里面我演的是夏洛。当然电影版里夏洛肯定是腾哥(沈腾)演,但还有其他角色,比如袁华(尹正饰)啊。但是导演说,你还是适合大春,你不演,别人演不了。就是这句话戳中了我的点,让我小小地虚荣了一下。

  电影《羞羞的铁拳》

新京报:去年的《羞羞的铁拳》上映后,据说有一大拨女粉丝向你扑来,甚至有女粉丝爱上了你的“肉体”,加上你腼腆的性格,有没有想过要“逃走”?

艾伦:嗯?肉体?倒还好,也没那么多。我得说,完全是宋阳(导演)把这个角色写得好。

新京报:但说实话,看《羞羞的铁拳》里你那只有一块的腹肌,对比同样是类似题材的《激战》,彭于晏和张家辉可以练成那样,是因为喜剧所以才没有“努力”锻炼吗?

艾伦:官方的解释,也是宋阳的解释是说,我毕竟演的是一个堕落的拳手,所以有点肉是没有关系的,所以他当时给我的任务是迅速把肥减下来,我那会儿180斤,跟反一站一起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我给自己定的目标,能练出肌肉是最完美的。我特佩服那些身上有“块儿”的人,因为那一定不是一年半载练出来的,我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。

采写/记者 张坤玉 摄影/记者 郭延冰

(责任编辑:郭一楠 CK001)
关键词:艾伦
 
江西时时彩内部开奖 重庆时时彩怎么样 时时彩心态 江西时时彩网遗漏 时时彩投注皇恩娱乐 江西时时彩技巧彩票2元网
时时彩后一专家预测 时时彩后三胆码技巧 江西时时彩选号工具 山东十一远五走势图 彩票大赢家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能赚钱吗
江西时时彩怎么玩才能中奖 时时彩一星追号技巧 江西时时彩专家 江西时时彩官网投注上全狐网 优博时时彩网站登陆 重庆时时彩可以作弊吗
重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重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后一计划软件 时时彩平刷手机版软件 黑龙江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时时彩娱乐开户送